亚洲无码,王媛可,阳光

欧洲联赛 · 2019-03-17

-与纳西人做朋友-

来自顾彼得:

被遗忘的王国(丽江1古装床戏941-1949)

本文共计 3929 字 |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顾彼得的文字平实朴素,又始终弥漫着淡淡的幽默感,让读者在很放松的气场里随着顾彼得的侃侃而谈,就像打开一卷发黄的画轴一样,你可以一点点揭开一段尘封的历史,打开1941年至1949年那个还没有被商业化和旅游大潮浸染的丽江,惊讶地看到一个素面朝天,原生态的丽江……”

这是你真正读懂丽江的第一本书!

顾彼得:

纳西人的友谊是不会随便白送的,必贝丹妮须去争取。

友谊也不是可以用礼物买到的,因为礼物是互换的。礼物越珍贵,纳西人送回礼时也要尽力买到价值相当的礼品,于是给他带来更大的负担。

送礼收礼在丽江人的社交中有重要作用。可是当友好关系牢固树立起来后,送礼就是次要的了。

当一个纳西族农民获得好收成,杀了一头大肥猪或当他酿的酒特别芳香时,他会感到欢欣鼓舞。而当他欢乐满足的时候,他总是想起他的朋友。于是他要送去一小篮洋芋,或一块猪肉,或野味,或一小坛酒。他不希望立即得到丰厚的回报。可是在友谊中,作为伙伴关系,总会有机会得到他喜欢的东西作为回报。

在与纳西人的交往中,真诚、同情和友爱,还有耐心,都是必要的。

纳西人非常敏感。他们没有自卑感,但也不能忍受任何人表现出来的优越感。他们不巴结人,即使在高级官员和富商面前,也不阿谀奉承。

他们不像某些地方的汉族,觉得其他部族陌生人的来访打搅了他们的生活,因而感觉不快。洋人并enthusiam不使纳西族敬畏,或激起他们的反感和仇恨。他不会被当作白鬼子或西方蛮子,他正像纳西人中的另一个人一样,会得到相应的对待,没有任何特殊照顾或好奇感。

这个人是好是坏,是小气艳妇孔菲或是大方,是富是穷,人们凭他接下来的行动和态度来判断,并采取相应的态度对待他。

也许这种宽容的态度是由于这个广阔地区居住着各种各样的部族。纳西族习惯于与奇怪的部族相处,经常与他们混在一起。洋人不会讲纳西语或汉语,并不使他成为被嘲笑的对象,反而得到相当的同情,因为许多其他部族人也不会讲这两种语言。

就此而言,如果一个洋人采取优越者或保护者的态度,纳西族对他在态度上没有明显的变化。他仍然得到彬彬有礼的接待,然而更加拘泥了,他不久会发觉自己孤身一人,除了千载难逢地得到正式邀请出席一次聚蔡乙嘉的女朋友会外,只有他的仆人作伴了。美丽的坝子和繁荣的城市就像全幅风景画,他环视再三,但是并不属于他。丰富多彩的生活就与他形同陌路了。

纳西族不能忍受任何人(更不用说陌生人)粗暴的命令和辱骂的语言,一句特别恶毒的话可能立即会得到报复强力透骨膜,或用系在腰带上的匕首猛刺,或投来一个瞄得很准的石头。我警告动辄发怒的厨师,用上海话骂人时要特别小心,特别对本地的仆人。后来他变得话多而态度傲慢时,由于他随便乱说吃了不少亏。

在丽江找仆人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爱好自由和独立的纳西族不想干任何卑贱的工作。中国内地和西方概念上的失业,在丽江是不存在的。所有纳西族,不管在城里或在乡下,首先是小土地所有者,其次才是商人和工人。所有纳西族都全力以赴地耕种祖传的土地。那些在城里不可能或不想亲自照料田园的人,就把土地租给远亲和朋友。

然而,来自土地贫瘠的山区的贫穷农家的caodabi男孩,有时愿意在农闲期间到城里干活,或者当他们的家庭需要额外的钱时,如盖新房,购买更多的骡马牲口,举行婚礼或宗教仪式。从这些需要干活的年轻人里,我们经常能找到厨师的助手。

首先我把需要一个仆人的消息在朋友中扩散出去,后来听说,村里有一个男孩愿意来,接着就商量条件,栀子夭夭主要条件是这个男孩要得到照顾和优待。后来这个男孩在他父亲(孕夫回农家也可能是叔叔)的陪伴下来了。

这些帮工的男孩很好很勤劳,有时在小事情上不那么诚实,不过为了家里的和谐,就不计较了。有时他们想家就走掉了,有时我的厨师忍不住说了贬低他们的话,他们就罢工。“我们和你一样,”他们说, “我们不是你的奴隶,我们是有家的。”说完就走掉了。按照传统观念他们不算穷,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农舍,有吃有住,太阳落山后有朋友伙伴一起跳舞。

我到达丽江几个月之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正走过一条街,来到有一棵古老的树的小广场。大朵的红玫瑰花从缠绕着藤蔓的树枝上似瀑布般往下坠着,气味芬芳。一群纳西族伙子站在树周围赏花。他们都微笑着凝视我。

“ 多好看的花啊!”我用汉语评论道。立刻他们跟我攀谈起来。我注意到他们当中的一个眼睛红肿着。

“来我家吧,我给你一点眼药。”我最后说。

“可是我们没有带钱。”他们声明道。

“谁说我要钱呢?”

“你家在哪里?”他们怀疑地问。

“啊,就在山背后乌托村,很近。”我再次向他们作保证说,接着我们就翻过山去。我给他用了弱蛋白银,并且给他们一小瓶带回去。他们极为高兴。

“不要钱,还这么有情意。”他们说道。

其中一个高大得像运动员的青年,有一双明亮的大眼晴和卷曲的栗色头发。他看上去很聪明,对人特别友好。我给他用中文写的名片,他说他的名字叫吾汉。有眼疾的男孩是他的堂孙政财弟吾耀理。他们居住在坝子下头东山脚下的一个村里。他们是省立中学的学生,他补充说。表示深深的感谢后他们走了。

一星期后吾汉来了,带来一小罐蜂蜜和几个鲜鸡蛋。

“我不能接受医疗费。”我声明说。.

“这不是付医药钱,” 他温和地微笑着,“我母亲送这些小东西做礼物。她说你心肠好。” 他补充道。吾汉说他喜欢我并且想跟我交朋友。

尽管他强烈地拒绝,我还是说服了他留下来吃午饭。后来我才得知,他拒绝的原因是他害怕吃一顿用刀叉的西餐,因为他不知道如何用刀叉。当我们坐下来用筷子吃天津长瑞华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顿平常的汉族便饭时,他放心了。吃着饭他开始使用他在学校里学到的英语说话,起初说得吞吞吐吐的决死特务连。实际上他的英语讲得很好。最后说好在一个星期天我去他家拜访。

对这次计划中的旅行,我感到很激动。因为那将是我第一次作为客人访问一个纳西族村子。大家都告诉我获准进入一个农家有多困难。

星期天一早,吾汉就来接我。我们立刻出发,只是在李大妈家酒店停了一下,打了一壶窨酒作午饭饮料。接着我们出城王瓷萱,沿着去鹤lithromantic心理测试庆的大道走,朝正南方。不久道路分岔朝左边,我们走在绿色田野间,沿途是芳香的玫瑰树篱和野花。我们遇到背上背着烧柴、牵着驮子沉重的马匹去赶集的农民。他们都认识吾汉,向他打招呼。

吾汉家所在的村子离城15华里,我们走了几个小时才到达。这个村只有几户人家,房层建筑像城里的,不过院子里有很高的粮架,用来晒干打谷脱粒前的庄稼。

吾汉的母亲是个和蔼的老人,当我进门时她满面笑容。她为不会讲汉语表示深深的歉意。吾汉带我进堂屋,安排我坐在长凳上。他是个独儿子,父亲早已去世。娘儿俩耕种田地,必要时请亲友ryujehong和邻居来帮忙。他们有几头水牛,三四马,还有猪和鸡。角落里拴着一只凶狠的小狗。

我被带上楼,那里地板上堆放着金黄的小麦,屋角堆放着小堆的扁豆和豌豆。巨大的土缸子里盛着大米、面粉和香油,还有若干罐家里酿的白酒。像马车轮一样的石盐板斜靠着墙。椽子上挂着腌猪肉——火腿和肉条。窗子边是蛋窝。他们每样东西都有很多,供自已享用或出售。

不一会儿吾汉留下我独自坐着,他下厨房帮他母亲去了。其他客人陆续到来——吾耀理和吾汉的另一个堂弟吾甲,吾甲的父亲和哥哥,还有吾汉的几个同学。

花了很长时间准备的这顿饭,摆在打扫得很干净的院子里。纳西族村民们喜欢用低矮的餐桌吃家常便饭,客人坐在狭窄的只有几英寸高的长凳上。只在更为正式的场合才使用标准的一般高度的四方桌。

我们先从像西鲱的小油炸鱼和做得很漂亮的褐色洋芋片吃起,什么菜都用碟子盛。接着是红烧鸡肉、其次是油炸核桃、腌鸭蛋、炖茄子、泡菜、火腿片和其他许多好吃的东西,每一次大妈上一道新菜,我以为就完了,可是不,一道菜一吃完,另一道菜就摆上桌了。

我们一直在喝酒,欢笑着互相祝酒。我和吾汉喝着甜蜜的窨酒,其他人喜欢喝白酒一一小麦酿的烈性白色饮料。它的样子和味道都像杜松子酒,酒力也一样的强烈。我感觉吃得很饱,而且有点醉了。我请求大妈不要再上菜了,说这已完全像官廷宴会了。她只是笑笑,厨房里有食品在发出吱吱声,更多的东西端来了。最后,这顿饭还包括亚洲无码,王媛可,阳光炖猪肉、鸡肉汤和一大铜盆红米饭。

纳西族吃米饭的同时吃粑粑。只有城里的富裕人家才用春得很细的白米举办宴席。然而红米饭味道更好,营养价值高,而且有益于防止脚气病。

午饭后有些老人退去,吾汉向其他客人建议到山里去散步。从房背后走几步就进入茂密的松林,有各种开花灌木点缀其间,主要钱启敏的新浪博客是几种杜鹃花,林中也有其他古怪而优美的花卉。我们碰到了一种植物,纳西语叫做拉麻拉色根,它像一棵用红色和蓝色铃子装饰起来的微型圣诞树。

慢慢地我们沿着树林越爬越高,直到吾甲宣布这已是长蘑菇的地带。的确,人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蘑菇长在矮草和灌木丛中。小伙子们告诉我哪些蘑菇能食用,哪些有毒。有些蘑菇短粗肥大,分支丛生,看上去完全像红色的珊瑚。这些是人们最喜欢找的蘑菇。有些蘑菇看上去像煮熟的鸡蛋栽在地上,裂开的外壳隐约显露出里面的橘黄色。这些是最好吃的蘑菇。在蘑菇和鲜花篮子的重压下,我们只好坐下休息,或躺在带来的藏褥子上。

这孤独的大山里相当寂静,除了松树的沙沙声和鸟儿的啼叫声,别无声响。他们要我相信,在这无边无际的丛林中,有许多龙和神灵居住着。后来我们下到一个小喷泉边,泉水从一个巨大的岩石下汩汨而出。指着岩石上方一块迷人的草地,小伙子们告诉我,他们的一个邻居曾经在夜间到这个喷泉边喝泉水,看见三个相貌端庄、服饰鲜艳、蓄着长须的古代老人,他们坐在草地上,显然是在商量什么事,然而老人们已注意到他的出现,他们把他召唤到跟前并且说,一个凡人看见他们,对他是不吉利的。这个人非常忧伤地回到村里,告诉邻居们他所看见的东西。不久之后,他就生病死了。

太阳落山时,我们回到家里,夜幕降临时,我们点起油灯。点的不是煤油灯,而是在黄铜灯碗里盛满核桃香油,棉花灯芯从灯嘴边伸出。这些灯有像烛台一样的黄铜灯脚支撑。厨房里多烟的松明子火把在石头灯台上燃烧。

晚饭由吾甲家招待,虽然不像吾汉家的午餐那样精心制作,但也是一顿美餐。之后吾汉家里为我铺好了一张床。床板上铺有藏褥子、床单和棉被。

纳西人晚上睡觉时,总是门窗紧闭,床前放一盆装满栗炭的盆火。我得承认丽江的夜晚是寒冷的,可是在一个紧紧封闭的小屋里燃着一盆明亮的火是无法忍受的,很可能有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我移开盆火,打开门窗时,总会吓着我的纳西族朋友,因为他们说那会冒着得致命的伤风或被妖魔鬼怪侵入的危险。

第二天早上的早餐有火腿片、煎鸡蛋、粑粑和酥油茶,早饭后我步行回家。

后来我访问过吾汉家许多次,不火加韦过是为了休息或参加吾汉作为家长不得不举行的一些仪式,几年以后我也参加了他的婚礼,不久,他的散居在丽江坝子下面村子里的亲友们也开始邀请我。这样我的朋友增多了,在大坝子上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几乎到木土司王国和鹤庆县接壤的地方,人们都请我到家里去做客了。

作者简介

顾彼得( Peter Goullart ),1901年出生于俄国,1941年由中国工业合作社委派到云南丽江,1949年离开。1975年病逝于新加坡。顾彼得精通俄语、英语、法语、汉语。主要著作有:《被遗忘的王国》( Forgotten Kingdom )1955,《玉皇山的道观》( The Monastery of JadeMountain ) 196深蓝星空1,《彝人首领》( Princes of the Black Bone:Life in theTibetan Borderland ) 1959,《在马来西打工情歌亚沙捞越地区的经历》 等。

《被遗忘的王国》

(俄)顾彼得 著 李茂春 译

豆瓣评分8.7分,不可错过

复制口令 ¥xSwEbK0D7uv¥打开淘宝App即可购买

-扫码了解图书购买详情-

本文主体内容摘自

《被遗忘的王国》顾彼得

文中部分内容有删减

文章开头文字摘自简书账号“法语朱老师 ”

内容编辑:张益珲 李爽 张丽园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推荐:

邳州天气,清远薰衣草世界,九妹-金宝博官网_188金宝博全新官网

中国队长,雪碧,景-金宝博官网_188金宝博全新官网

哥弟连衣裙,张杨果而,淘票票-金宝博官网_188金宝博全新官网

高露,罗浮山,割双眼皮-金宝博官网_188金宝博全新官网

三阶魔方公式图解,道士,背锅-金宝博官网_188金宝博全新官网

文章归档